你好,欢迎来到兔子养殖

{主关键词}
{主关键词}

流水年华流水茶事(九)

流水年华流水茶事(九)

  九、戊戌茶事  1980年暑假,浪迹广州,某夜曾露宿火车站广场。 那时有心情写诗,觉得自己像一条褐色的小船,停泊在梦的港湾。

今夜,戊戌正月初一,看越秀公园的花灯归,回到流花宾馆,取出随身携带的绿泥小提梁,新年第一泡,小青柑略觉陈年涩味,是我想多了。

刚才见得某大楼“屋檐”下,有七八个人夜卧,虽然他们自拥棉被,但不“户外”,也是想候车省钱吗?其实,近四十年前那个夏天的那个夜晚,广场上还有一个阳江的学生,因为省钱,也露宿于此,并告诉我要提防“烂仔”。

饮茶粤海,未能忘的事太多,但记得过往的艰辛,记得天下多苦人,则也是一种慈悲熏习,念兹在兹,所有的茶都是用八功德水泡的了。   清明前,有京城客人来,同访南安。

下榻丫山学者楼,可以饱览山色。

丫山也是一处出好茶的所在,上山途中,一片茶园已在采摘。

前年春在云岩古寺与方丈喝茶聊天,但他喝的茶,是多是外地的,我想喝点本山的茶,又不便开口。 今次上山,非干茶禅,倒也好好享用了丫山之茶。 下山时,主人送我数提精致茶礼,为当年的“丫山飞云茶”。

飞云,是云岩古寺中的一块石头名,许多年前,寺里高僧可以乘此石头飞到赣州城的,这事,我不完全相信,但王阳明因此山寺而知死,则我相信。 飞云茶为绿茶,明前品此,满口清香。   清明后,闲云送来一包上犹明前,说是他同学每年都会去买园村新茶。 园村茶也算是上犹茶之上品,但不及五指峰之高山云雾,只是此地近水库,茶园面积大。 闲云说今年的茶有火辣味,炒过了些,以水试之,似未觉。 估计是不同批次,质量不稳定。

如果遇上不好的质量,则不稳定也好。

又沏一壶飞云茶,相比而言,犹江茶还是香更高味更鲜甘,可以存之一二。   今年懒翁又寄来“茅山青锋”。 电话里告诉他,不要寄太多,多了会浪费,而且一款茶喝到秋也总觉单调。 他想了想,告诉我一个好办法,“可以分一点请大家喝”。 唉,我现在已经笨得同某些教授一样了。

  七月,在井冈山小住,沏“井冈翠绿”。 那年友人带一小罐“井冈翠绿”,非要人家烧矿泉水,非此不能体现珍稀也,三十年转眼就过了,我也到了应该颐养天年的岁月。 夜推童车绕挹翠湖,有红歌广场,人唱“井冈山的茶叶甜又香嘞”。

  重阳,到景德镇参加瓷博会,住浮梁宝积禅寺。 “前月浮梁买茶去”,那是《琵琶行》里的句子,宝积禅寺,则是佛印和尚的祖庭,于此一杯茶,当有唐宋遗韵。 是夜山门紧闭,推敲不开,法师邀饮于禅堂,有意思的是,那茶是成都文殊院师父做的蒙顶茶,柔和顺口,直抵心臆。

  十月,上船底顶。

船底顶位于粤北山区,称为华南地区户外活动毕业考的所在,登过此山,方可称合格驴友。

途经消雪岭,见有雪花岩茶厂,相约下山时转转。 是夜重装登山,宿半山白房子,老板备有几把壶,泡他自做的山野红茶,一半也是营销。

山泉水甘洌,茶味尚可,与一二小青年聊天,他们在深圳工作,经常户外,倒大大赞美我们的生活态度。

人生就是因互相羡慕而美好的。

山风劲峭,月白茶浓,奈此良夜何。 翌日登顶,风展红旗。 是夜宿望顶。 烧水,泡面,冲咖啡,水不佳,不可以茶。

天明下山,在罗坑老李家店吃午晚并餐。 老李听闻我们拟去茶厂,则叫人送来茶叶,那人说是野山红茶,而那野山又是自家祖上种的,现在管不过来,每年就去摘一点云云。 都是故事。 买一点吧,也不全是因为故事,而人生,总是因为故事。

  东奔西走,火车上照例是小提梁沏小罐茶。 此小罐非当下流行的,那是七八年前,去泰国候机时,从曾教授处取来的,大小正宜,出门就装上一罐茶叶。 车中无事,经常想起与教授喝茶情境,往事如窗外风景,排闼而至,却不復再来。

秋日,华文教授送我一龙泉窑杯,从此江湖行走又添利器。

华文教授是国家非遗专家,很多年前就听过他母亲每年亲手给他做一些新茶的传说,我觉得这也可以申请非遗。

  这一年来,吴教授照例是每得好茶,心招我饮。 我也照例是匆匆去,饱饱归,品茶而饱,虽然外道,但心情好就顾不上了。   又有朋友,新辟一茶室,地近双江汇流处,门悬“财神殿”之匾。

此处饮茶,多以老茶为主,无铜臭,有甘香,有岁月。 菊香时节,来电约我喝螃蟹脚,我说,最好有姜醋,一者去寒一者去腥,“泼醋擂姜兴欲狂”嘛。

然而,但是。

螃蟹脚作为一款茶,还是别有风韵的,加姜醋就很笑话了。

给咖啡加点醋,这倒是一个好题目。   年底,在深圳,有人送“金毛毫”,英德红茶,色香味形俱佳。

岁末,在京城,访茶友老柴。

在其“柴家老茶”匾下,看过上百件紫砂名品,喝老岩茶,此茶杀口,烈性,有种硬碰硬的气息,所谓岩性若此。 数巡过,换四十年老普,香纯正且柔顺,但劲道依然在,如老僧说法,都是平常话语,但内里机锋,纯然不损。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,在“那家小馆”,酒饭极佳,此时说茶,主人送我一盒“金奖肉桂”,说是VIP定制,取一罐泡,是我不熟悉的那种好,从此好茶又有了新的对标。   一年茶事斑驳,倒是把茶与人事串起来,写了一堆文字,统称“廿四品茶”。 有人看了高兴连忙表示谦虚,有人觉得委曲但也不好直说,其实都无所谓,一切都会茶冷烟敛。 一日,有人希望我也写他一下,则有人解说,“那是要和茶有点关系,你可以送点好茶给他。 ”说得有理。

  2019/2/16。

www.444602.com兔子养殖
版权所有:兔子养殖